02 03 2020

我现在最为惊恐的,而且也最使我心如乱麻的,是自己的心中有怒气一样的东西,连我也不明白。
可以确定不是针对她的怒气,不过在见不到她或不能见她的时候,在自己的内心有时能感觉这种怒气的高涨。
这是针对什么的怒气?即便自己也不能很好地把握。不过这确实是至今为止从未体验过的强烈的怒气。房间里存在的东西,抓到什么就想扔什么。椅子啦,电视机啦,书本啦,碗碟啦,匾额啦,想扔所有的东西。
我想,那些东西该不会正好砸在楼下行人的头上,把人砸死啊。虽属荒唐之极,但那个时候真是这样想的。
当然,现阶段还能控制这股怒气,不至于干出什么。
不过,或许失控的一天迟早会到来。为此或许真的会伤害某个人。
我也害怕。
如是那样的话,我还不如选择伤害自己。

也许,男女在交往恋爱时,使用的都是不同于自己本人的独立的器官,用的都是自己无法掌控的另一张面孔。

s28004680.jpg

更多阅读
  1. 上一篇:身旁的
  2. 下一篇:天生纵任,亡所祖述
发表评论 抢沙发

文章分类
最新回复
  • imvoto: <p> 晨跑时天微雾,路过田地...
  • vito: 前天夜跑,月亮很圆很大,一直在想回去拿相机看看200端能不能够得...
  • sky: 豆瓣说·12月12月来临,秋天完结,早晨的空气开始砭人肌肤了。仓...
文章归档